小说林网站:http://xsli.qikan.com

小说林2016年第5期  文章正文

与过去握手言和

字体:


  我从小不愿意打针吃药,一方面怕疼怕苦,一方面对“不明异物”——不管液体还是固体,本能地怀疑和排斥,总觉得药物治愈我的同时,毁坏了我身体里得自天然的“纯净”的本质。感谢我的父母,并不在这类事上强迫我。到我十几岁时,因为感冒引发高烧,不得不在三四天中每天进出医院,找输液室的护士打针。

  护士是轮班的,我也没有刻意去记住谁的习惯,依稀只记得有一针打得特别疼,先是在一个点上尖锐的刺疼,随后这刺疼声波似的一阵比一阵远地弥漫开来。当时的护士对病人好像都有一种奇怪的不耐烦,我没敢多说,很快就回家了。晚上告诉母亲,也只是拿热毛巾焐一焐了事。想不到这疼痛从此附着在我身上,二十多年来,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小说林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