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林网站:http://xsli.qikan.com

小说林2019年第6期  文章正文

麻娘

字体:


  一

  麻娘是我的干娘。

  麻娘家的后园与我家的前园只隔了一道秫秸垒成的篱墙。坐在我家的前窗台上就能望见麻娘戴着老花镜坐在炕上做针线活儿。她也常从她家的后窗里探出那张落满麻痕的脸,与篱墙这边正在园子里薅草的母亲唠闲嗑。一天不见面她说:“呀!你家的黄瓜开花了。”三天不见面她又说:“呀!你家的倭瓜结纽了。”说话的时候她脸上的笑纹就埋在那浓密的麻痕里。

  麻娘脸上的麻子是怎么落下的没有人知道,母亲说自从认识她就有一脸麻子。长辈的喊她麻丫,平辈的喊她麻姐,晚辈的喊她麻娘。“麻”字虽难听,可她不忌讳,总是喜滋滋地答应。

  麻娘喜爱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小说林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